登录按钮
欢迎访问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法院网站!
【大湖天平讲堂第十二期】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 诉讼时效起算及期间适用

【发布日期】:2020-05-25 17:23:00          【点击次数】:

2016年4月10日,李某某驾驶电动车与王某驾驶的摩托车相撞,造成李某某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责任认定,王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李某某当日住院治疗,于2016年4月25日出院;2018年3月19日再次住院取骨折内固定,并于同年3月23日出院。2019年10月17日,李某某诉至法院要求被告王某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告王某驾驶的摩托车未投保相关保险。被告王某抗辩称,根据原告第一次住院医嘱其应在2017年4月取内固定,而原告2018年3月将内固定取出,2019年10月份起诉,其已过诉讼时效,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案争议焦点为原告李某某要求被告王某某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有无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1、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时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义务人获得诉讼时效抗辩权,权利人丧失胜诉权的一项民法基本制度,换言之“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法律通过诉讼时效制度,敦促权利人积极主张权利,保护当事人权利实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2、2017年10月1日《民法总则》的实施,诉讼时效期间及起算点有了诸多新规定。涉及本案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主要是原告李某某人身损害赔偿诉讼请求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及期间的确定。《民法总则》一百八十八条规定诉讼时效起算点应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及义务人之日计算,本案中原告的损害赔偿数额只有待治疗终结之日才能最终确定,若从交通事故之日开始计算原告诉讼时效实则过于苛责原告的胜诉权,不利于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故本案中原告的诉讼时效应从其实际治疗终结之日开始计算更契合立法本意。

3、对于身体受到损害要求赔偿的是否适用短期诉讼时效的一年的规定,2018年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的实施之日为基点,截至2017年10月1日当事人诉讼时效未届满或者未开始计算的,不再适用短期一年或两年诉讼时效,均适用三年诉讼时效。本案中原告的诉讼时效应从其实际治疗终结之日(2018年3月23日)计算,民法总则实施之日原告诉讼时效还未开始计算,故原告的诉讼时效应适用三年期间。因而法院审理后认定,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法院简介 | 法庭内外 | 法官风采 | 网上法院 | 法苑文化 | 视频展示 | 媒体聚焦 | 专题报道 | 裁判文书 | 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法院 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洪泽湖大道96号 技术支持:常州普瑞斯
您是第 位访客 苏ICP备12038985号